光榮部落位於鯉魚山南端,舊稱鯉魚尾,臺灣光復後與共和合併稱為共榮村,民國62年脫離共和村,更名為光榮村。社區居民大都為阿美族七腳川系,於日本時代,被迫從吉安鄉遷來,目前也成為阿美族七腳川係最多後裔聚集處。

光榮社區發展協會成立於民國84年,社區內設有原住民文物館,以及卡娃斯運動場,來作為推廣及傳承七腳川系文化場所,社區整齊劃一的棋盤式街道,搭配著各家戶特色綠美化營造,讓小而寧靜的社區,增添出一幅美麗又神秘的氛圍景象。

從小在光榮部落長大的社區理事林西布發拉斯(前任理事長),他笑著說自己有一陣子離家出走去到台北打拼,回到部落後,就把自己的角色作調整,並思考自己可以在部落做些什麼。所以才會在105年爭取擔任社區理事長,期望的就是能為部落來開創及作些事情,雖然理事長已卸任,仍熱衷協助新任理事長,來推動未完成的工作事務。

林西布發拉斯,有感而發的提到,光榮部落擁有豐富的自然環境優勢,荖溪、白鮑溪一直延伸到上面的山林,而這些環境與部落的生活息息相關。雖然很多記憶裡面的東西都不見了,也沒辦法追溯到以前的生態環境了,但或許可以嘗試去用現在的工法與態度,維持它的現狀,而不是讓美麗的環境與生態物種逐一消失。

接著;林西布發拉斯提起小時候,他的爺爺都會去山林,在那個世代對於原保地與保安林地的劃分尚不明確,他們的生活型態大多取之於山林。而隨著時代的變遷,在野生動物保育法、森林法等相關法律制定約束下,部落也開始藉由去參與相關政府部門所成立的一些平台,來加深對保護山林有更深入的了解與認知。

就如目前社區參加林務局的社區林業計畫,讓我們可以重新去認知山林守護,以及如何運用山林資源,來妥善的開發、運用,進而為部落創造出在地的特色產業。

而在執行社區林業計畫的這幾年裡,我也認知到,「其實做什麼事情,不一定要去得到別人正面的肯定,倒覺得默默付出真實認真地去做,還有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才是最重要的。」尤其是「心裡面的那句話」才是最重要的、才是根本,在我們阿美族語裡就叫做“tapan”

最後他特別提到;許多部落文化面臨沒有人紀載、追溯而消失了,加上大部分媒體或外界對於原住民文化,也大多都是用他們的角度去探討呈現。因此他一直希望藉由部落的型態,創造世代傳承的機會,就如今年社區林業計畫,我們有製作部落導覽地圖,就是期望能將整個部落環境於不同時空背景下的樣貌,運用圖示與文字來紀錄。同時也藉由耆老以說故事的方式,並經由年輕族人來翻譯成母語,讓更多人可以了解與認識我們的部落文化。想要更加深入認識我們七腳川的在地生活嗎?歡迎大家來跟我們交流。

Name (required)Email (required)Website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