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貼布畫故事】-權利大哥的人生故事

我出生在彰化永靖鄉,5歲時父親就離世。大約10歲時,家人要我自己一人到東部跟叔輩生活做長工,而我才到東部不久,在家鄉的母親也過世了。我這麼小就開始寄人籬下做長工,當時只是換吃住,也沒有錢可領。一直做到18歲,再轉去另一個長輩家做工,每月我才可以領300元。當時一包煙2塊半,一碗麵,2塊半,一張電影票也是2塊半,還好我不煙不酒不看電影就省下一點錢了。

0 Comments

【生命故事】我的朋友たまちゃん-范石妹(上篇)

我叫范石妹,1938年(昭和13年),在花蓮港廳鳳林郡(今鳳林鎮)出生。我是家裡女生最大的,上面有一個哥哥,下面有兩個弟弟、四個妹妹。 在日本戰敗之前,我有一個好朋友,就住在我們家的隔壁,她叫做たまちゃん(或譯「小玉」)。她們家其實是我爸爸、我爺爺、我叔叔的頭家。那時我們住在今日的鳳信里,就在鳳林國中後面。她們家有幾棟菸樓,就在林田移民村裡頭,我的爺爺與父親協助他們種菸葉、烘菸葉,直到他們離開台灣之前。

0 Comments

花蓮縣中橫休閒觀光發展促進會

西寶最早為太魯閣族的部落「Sipaw」,為太魯閣語中指對面或對岸的地方,由於民國46年起因開闢與拓寬中橫公路的緣故,西寶成為供應築路人蔬果的地方,為山巒間最大的河階地農業聚落。轉進西寶社區的入口,牆面上每一片陶板都是由居民親手製作的,以一陶板一故事的方式,讓居民能夠透過導覽分享自己的故事。讓遊客認識西寶社區過去歷史脈絡,都在那一片片陶板上刻印記錄著。

0 Comments

花蓮縣壽豐鄉鹽寮社區發展協會

鹽寮村有個跳浪的故事,由於民國57年前並沒有花蓮大橋,居民從市區步行沙灘回村落,一旦遇到海浪襲來就得跳起來,因此就叫作-跳浪。而曾經有一對情侶被浪打走,居民認為情侶化身為海豚,而海豚也成為鹽寮村的精神地標。范光福提到記得過去在塑造社區入口意象海豚地標的艱辛,從堆疊磚頭開始到燒鐵、挖洞以及上漆等過程都是由社區一手包辦。

0 Comments

109年花蓮縣文化局社區行動方案開跑啦!

過往許多人申請政府計畫,不僅害怕過程中遇到許多變數,使得計畫失敗,讓初學者卻步不前。但是今年度花蓮縣文化局以鼓勵「學習」取代「計畫成效」,只要學習計畫通過審核,每案提供最高5萬元之經費,後續不論你的計劃是否完成與否,成功或失敗,只要針對各項工作狀況完成情形、團隊內部組成、執行經驗等,提出心得報告與相關經驗的檢討分析;探討計畫成功與不如預期的原因,都可以作為計畫成果報告哦!

0 Comments

樂天知命守護著家鄉的田地

始終沒有離開過崙山村的景友惠,從小跟隨著父親種稻,過去多年從事開怪手的工作,只要工地放假,他便回家幫忙家裡種田。景友惠說:「後來我到公所工作後,就能夠固定周休二日回來種田了。」

0 Comments

堅持萬物共存的信念.回溯農田過往的記憶

巫國盛於六年前退伍後回鄉務農,主要也是希望回鄉照顧年邁的母親。回鄉前家裡的田地都是租給別人耕種,由於剛回來時,很驚訝的發現田區下方的野溪裡許多生態都消失了。他依稀記得小時候幫忙務農後,便會前往住在野溪旁的外婆家吃晚餐,飯後沿著溪邊步行回崙山部落時,路途中便會發現野溪有許多魚類、溪蝦、泥鰍、螃蟹等。他形容生態之多元豐富,是隨便撿,都能有滿滿一個臉盆之多。

0 Comments

蟹老闆的寬心

在台南過著長達22年軍旅生涯的林泳浤,退伍後回到家鄉南安部落,起初對於農業並沒有很大的熱忱,由於務農後才了解到整個臺灣農業系統的困境。他沉重地說:「那時候才明白原來農業是替國家做苦力,是沒有對等的金錢收入,是個會負債的行業」。他認為農業受限在舊有農會系統結構中,是需要被改革的。

0 Comments

分一口作物給動物吃,留一塊土地給動物住

富興Lipahak生態農場-賴萌宏老師,從小就喜歡動物。30年前第一次來花蓮,就被花蓮舒服、適宜居住的環境所吸引,因而決定搬來花蓮定居。 初到花蓮本想做些與野生動物相關議題的工作事務,由於個人無法向政府部門申請相關補助計畫,所以只好加入社區協會組織,才能更了解到社區、村落面臨到的一些較深層的問題……

0 Comments

山海襪-大興社區贈送!

大家聽過屋卡蓋(O kakay)部落嗎?依照原民會的網站中,介紹這裡曾經是布農族的祖居地,但因為鄰近太魯閣族的侵襲,於是舉族搬遷。僅留下一戶名為’Okakay的人,阿美族人後來來到此地,便在此地重新建立起自己的家園。

0 Comments

End of content

No more pages to lo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