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出生在彰化永靖鄉,5歲時父親就離世。大約10歲時,家人要我自己一人到東部跟叔輩生活做長工,而我才到東部不久,在家鄉的母親也過世了。我這麼小就開始寄人籬下做長工,當時只是換吃住,也沒有錢可領。一直做到18歲,再轉去另一個長輩家做工,每月我才可以領300元。當時一包煙2塊半,一碗麵,2塊半,一張電影票也是2塊半,還好我不煙不酒不看電影就省下一點錢了。

22歲時去當了兩年兵,服完兵役後,我又繼續回去親戚家做每個月300元的工作。這叔叔非常信任我,田產都交給我管理,無論是採購、播種、施肥、除草整地都是我一人通做,只有收成時要搶時間,需要找幫手來幫忙。又工作了幾年,叔叔過世後,嬸嬸不信任我,不讓我繼續管理,我只好開始離開。

我這一生都是靠好朋友的幫忙,孤單一人來到東部,沒有父母在身邊,如果不是受到這麼多人的照顧,不知道怎麼在東部活下去。我沒有了固定工作,就四處找雜工做,農務、營造、收甘蔗等,有什麼就做什麼。那時鎮上豆腐店的老闆供我吃住卻不收租金,我白天出去打工,晚上就回到豆腐店幫點小忙 。

30歲左右,朋友都說該娶妻了,當時居然有四組不同的親朋好友都跟介紹同一個姑娘相親,我想這就是宿世姻緣吧?便請豆腐店老闆娘拿聘金去提親,自己不好意思去啦。剛好快過年了,我也沒有父母,就自己看農民曆決定過年前夕的日子娶老婆,也沒有宴請朋友,低調的成親了。老天對我真的很好,一位好朋友催促我娶親時就把地分給我蓋房子,希望我當他的好鄰居。蓋房子的時候,居然有二三十位朋友來幫忙,兩天就蓋好磚瓦房了,而且大家只吃飯不拿工錢,我真的很感恩大家的幫忙。

也不知道天公伯為什麼對我這麼好,雖然沒有父母教,但是我從年輕就堅持一定要公平公正說實在話,在充滿誘惑的人生中,自己能不菸不酒不賭不貪不騙,堅持走正路也許也是一種福報吧。結婚後育有兩男一女,我開始學作生意,砍收竹子運往花蓮賣,三、四天就有滿滿一車竹子運往花蓮。我學的快,如果遇到不合理的客戶想敲竹槓,我就請客戶挑他覺得可以的,隨他算錢,但下次我寧可不做這個客戶生意了。我也不喜歡應酬,招待生意夥伴也是儘量請他們在家中吃家常菜。

快四十歲的時候,我開始養三隻小豬,豬養大賣了賺六千元,再買一條牛。我很會馴牛做事,教牠犁田和運輸。有次我駕著牛車和犁頭去市集看熱鬧,有人看到我的牛很聽話,馴服的很好,當場就開價五千元跟我買,我把握機會就賣了,從此我就開始做馴牛、買賣牛隻的生意。我從年輕時的信用就非常好,遠近皆知。

有一次朋友介紹一位原住民要賣牛給我,我先去看看牛,一頭母牛和一頭小牛要四萬多元,我想先回家籌錢再來牽牛。沒想到這位原住民朋友卻非常堅持要我先牽回去,錢以後再算。我當日牽牛回去後,立刻跑去跟姊夫借支票,再跑去農會領錢,再趕快跑去付錢給原住民,才不到半天的時間,他還罵我太快付錢了。重信用做生意的原則讓我的生意越來越好。

2002年(民國91年)遇到光復糖廠關門不再生產甘蔗,雜工機會大幅減少,我當時六十五歲,不但沒有退休,反而開始做更有意義的工作,我的朋友説糖廠要轉型做觀光,建議我可以在糖廠駕牛車載遊客。當時東部的牛車是兩輪的,我覺得載客不穩,立刻從西部找四輪的牛車運過來,連運費就要一萬元,還要先付錢喔。

客人都好驚訝我和牛之間這麼有默契,我跟牛用說的,牛就知道怎麼走,怎麼做。牛啊最喜歡吃玉米,每次經過有玉米的地方,我跟他說如果你吃了這邊的玉米,我們就沒飯吃了。我的牛不需要戴口套也不會去任何吃一根玉米。雖然我沒唸過書,但是我邊駕牛車邊跟客人聊天時,發現如果跟他們說些故事,他們都好開心,於是我就去學一些四句唸,説些祝福話給客人聽,自娛娛人的工作越來越有趣,一天甚至可以收入數千至萬元呢 。

我一直工作賺錢卻忽略了身體,病倒3次,在72歲那年中風,住院40天。中風之後,再也無法駕牛車工作,我只好將所有的牛賣掉,除了有兩頭牛,他們為我工作很久,很捨不得,便留下照顧牠們,直到牠們先我而去。

我是一個孤子,非常感恩這一生都有貴人相助, 我很滿足也很感恩老天如此厚愛。現在除了行動比較慢,每天都還是去老人會上課,也去慈濟團體支持,偶爾探訪老友聊聊天,下課後我就騎著電動車去我的田裡簡單種種東西分送給朋友吃。

還是希望有天手腳可以恢復靈活。

---------------
本採訪受文化部國家文化記憶庫補助採訪,建構地方記憶。
採訪單位:社團法人花蓮縣光復鄉老人會
受訪者:陳權利
採訪者:曾玉心
撰稿者:曾玉心
採訪地點:光復鄉老人會
採訪日期:2020年03月12日
使用語言:台語
貼布畫構圖:彭瑞楠
貼布畫創作:陳權利、劉鳳娥、傅飛嫦

Name (required)Email (required)Website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